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发电公司宁亚平散文——那几吼秦腔
发布时间:2019-06-28 16:07:15 来源: 作者:宁亚平 点击:

谈起秦腔,我便会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秦腔作为中国西北最古老广为流传的一种戏曲剧种,由陕西、甘肃一带的民歌发展而成的,具有悠久的文化历史,是大西北人智慧的结晶。而我是地地道道陕西韩城人。

听爷爷讲,秦腔有另一种叫法“乱弹”,源于西秦。它的唱腔,宽音大嗓,直起直落。秦腔腔正,情感醇厚,是憨厚的大西北人心中的腔调。

喜欢秦腔也是我的爱好之一,之所以喜欢秦腔是小时候受爷爷的影响,爷爷是铁杆戏迷,酷爱秦腔戏,没事的时候就坐在村口的磙子上哼唱着“祖籍陕西韩城县,杏花村中有家园......”就这样,整个儿时的光阴都充斥着爷爷的那几吼秦腔。

在老家,有名的戏班子便要数那张庄村和柳子村了。每逢白事或八月十五的庙会都会唱大戏。一到那时候,村里的老老少少都会出来帮忙,年轻小伙子们一起搭建戏台子,姑娘们烧水倒茶,忙的不亦乐乎,却好生热闹。如果碰有陕西名家演出,人们便奔走相告,争相蜂拥,这群人中尤其要数那老一辈更是对戏如痴如醉,早早就可以看见他们拎着自己的小板凳来到戏场,为自己寻得一处好地方来观戏,还有找一块砖头的,也有坐自己脱掉的鞋子的,年轻人一般都站立在两旁。想起也是觉得佩服,他们这一坐就是整整从早到晚,也许是那秦腔的宛转悠扬已经把他们带进戏里的情节。那些民间“小明星”的一出出拿手好戏,只把人看得是心潮澎湃,拍手叫绝。

小时候的我也盼望着唱戏的那几天,我不用吵着闹着向父母哀求“我也要去看戏,我也要去看戏”。从小爷爷就宠溺我,每次都会把我架在脖子上,“乖孙子,走喽”,一边走一边唱着带我去戏场。我东瞅瞅、西看看,一发现逃离了父母的眼光,便嚷嚷着下来,爷爷也懂我的小心思,给我些零花钱让我自己去戏场旁边的会场上“开开荤”,会场上有好多好吃的、好玩的。钱花完了,我便会去戏场,一入戏场便可以碰到跟我一样心思的小伙伴们,我们都意不在看戏,只为图个热闹。一群小家伙们在人群中窜来挤去的捉迷藏,或故意的拍谁一下,然后溜掉藏着看他左顾右盼的不知所故,卯足了的淘气,现在想来也有许多的乐趣。

长大了,慢慢理解了那曾经年少不懂枯涩的戏文,懂得了爷爷对秦腔的一腔痴迷,那一幕幕秦腔的动人情节:仗义救人的狭义精神、悲欢离合的情亲伤感;忠节烈义、凄惨爱情、保家卫国的赤胆忠心;让人感受悲欢离合的伤感、亲人离散的伤痛,遭受诬陷的凄惨、为国捐躯的壮烈。杨继业率八子血战沙场、孤立无援的悲壮,周仁的忠义被误解的凄惨,王宝钏苦守寒窑的辛酸那一幕幕深深的感染着我。

如今,我越发的喜欢秦腔,闲余时间,会在网上看看秦腔唱段,听着、哼着,整个身心都融入秦腔优美的旋律之中,美美的享受着这魅力无限的乐曲给我带来的乐趣。

此刻,“祖籍陕西韩城县,杏花村中有家园......”在我的耳旁又慢慢回响了起来!(作者单位:发电公司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5050彩票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