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煤电实业张亚梅散文——我的矿工父亲
发布时间:2019-06-28 15:31:35 来源: 作者:张亚梅 点击:

父亲出生在一个苦难的年代,由于家中弟兄姊妹多,作为家中长子,19岁的父亲便早早外出谋生,成为一名煤矿工人,毅然挑起了改善家中生活的重担。

刚到煤矿上班那会,父亲说他做梦也没想到,单位除了岗前培训学习,还免费发放了崭新的工作服,食堂有个大量足的白面馍,暗暗庆幸自己运气真好,再也不会睡到半夜被饿醒。

为了能多挣钱贴补家用, 父亲选择了井下一线最繁重、最危险的工作——掘进工,一干就是三十年 。经常听父亲说,那时候上班最发愁的不是繁重的体力活,而是上班前要更换又潮又湿带着酸味的工作衣,身背数十斤重的劳动工具,并且还要步行几千米的巷道才能到达工作地点(不像现在的煤矿有专洗工作服的洗衣房和便捷的井下交通车),好多工人吃不了这扛繁重的劳动工具步行到掌子面的“班前热身”苦,不少人都卷铺盖回家了。

父亲为人忠厚老实,干工作也踏实认真,仅有几个月就很快掌握了掘进工的打眼放炮、挂网喷浆、掘进巷道、架棚子等(这些工序名词都是在爸妈的交谈中得知)工作要领,每次都能超额完成任务,被区队领导破格提拔生产班班长。由于父亲所在的班组业绩突出,他常常代表班组去市里开会授表彰,带回一个个令人羡慕的黑色小皮包或印有“奖”字的漂亮搪瓷缸等奖品。这看似小小的荣誉背后不知凝聚了父亲多少艰辛和苦痛。

在千米深的漆黑井下作业中,生与死的考验随时都可能发生。尽管一贯细心的父亲做事小心,还是没能逃脱腿部和脚面的几次骨折,有惊无险的工伤经历把全家人都吓坏了,可父亲强忍剧痛轻描淡写的说“一点小伤没事”。也许是老天爷的有心照应和保佑,加之工作时十二分的小心谨慎,此后吃苦耐劳的父亲就没再受过伤,只是在临退休前查处了肺部患有轻度矽肺职业病。

父亲三十年的矿工生涯,记不清有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有多少次加班延点不能升井回家,又有多少次目睹了矿难事件中亲人间的生离死别,多少次母亲站在半山腰的小房前翘首等待......父亲每一次的安全归来,都是全家人最踏实最安心的时刻,因为父亲是用生命在做抵押,用自己的健康来换取一大家人的幸福。

父亲拿着来之不易的血汗钱,省吃俭用,先后给爷爷奶奶一大家子翻新了窑洞,更新了院落,改善了兄弟们生活必需品,使家中的日子一年年好起来。同时,他还要为渐渐长大的兄弟们张罗婚事。不是请这个媒人吃饭,就是给那个媒人拿礼档,跑断腿,磨破嘴,千方百计促成婚事。

至今,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计划要给家里添置一张写字桌、给我买裤子、二妹的鞋子、小妹的书包......一个个都无限期延长了。年纪尚小的我们都嘴撅脸吊的埋怨父亲,说他不爱我们,心里只有他的兄弟们。父亲默默地承受着家庭一切琐事从不作辩解,只是早出晚归,加班加点的时候更多了,常常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没等吃饭已经是鼾声四起......每当想到这些我心里就一阵阵酸楚,更多是自责和愧疚。

时光飞逝,转眼间,我们姐妹三各自成家立业,年近七旬的父亲本该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退休生活了,可年迈的爷爷奶奶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。父亲立刻回到农村老家,细致入微照料二老的饮食起居。整整三年,直到爷爷奶奶安详离世。村里人都竖起拇指说,爷爷奶奶在父亲侍候的这几年应该是这辈子过得最舒心的日子了,父亲成了十里八村最孝顺的儿子。

如今,饱经风霜,身体硬朗的父亲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美好春天。他在享受天伦之乐的幸福生活同时,还时常回想当年的艰难岁月,常怀感恩和满足之情,更多是感谢煤矿给予他的一切。真心祝愿父亲和像父亲一样相同经历的煤矿工人都能平安、健康、长寿!(作者单位:煤电实业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5050彩票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